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天下博闻 > 科技荟萃

苹果在爱尔兰避税内幕:成立无员工子公司转移利润

发布:2016-12-18 21:55:39  来源:腾讯网  点击:0次  字号:T|T
   

苹果在爱尔兰避税内幕:成立无员工子公司转移利润

【腾讯科技编者按】彭博社近日刊文透露了欧盟特别小组调查苹果在爱尔兰的避税问题的始末。文章称,苹果一开始在爱尔兰享受免税政策,接着在上个世纪90年代跟爱尔兰达成协议,获得了税收特殊优惠;苹果还成立一家实际上没有员工、也没有具体地址的“总部”转移从其他国家获得的利润。

以下是文章全文:

“Maxforce”(最高力量)是欧盟的一个团队的代号,就是这个团队命令爱尔兰向苹果公司追缴140亿美元税款,惹恼了爱尔兰政府,推动了国际税法的改革。你可能会认为这支团队之所以有这个称号,是因为他们在调查苹果的税务安排时动用了全部力量。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这仅仅只是因为领导这支团队的人叫Max Lienemeyer。

这支团队的正式名字是税务调查特别工作组(the Task Force on Tax Planning Practices)。自2013年成立以来,该团队已经调查了欧洲数百家企业的纳税情况,其中包括星巴克在荷兰的税务安排,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与卢森堡达成的纳税协议。这支团队调查的最大避税案就是苹果与爱尔兰达成的税收安排。

Maxforce团队的15名国际公务员花费了三年时间调查苹果在爱尔兰的纳税安排,几经辗转,从欧盟委员会到爱尔兰财政部,再到库比蒂诺苹果总部。

Maxforce团队认定,爱尔兰允许苹果创立无国籍实体,让苹果可以自己决定缴纳多少——或者说多“少”——税款。调查人员称,苹果把在数十个国家获得的利润转移到位于爱尔兰的两个子公司,然后依靠一个至少是得到爱尔兰官方默认支持的制度,苹果将这些利润一分为二,将其中大部分利润转移到一个没有员工、也没有具体地址的“总部”。设立这样的总部是因为它不需要为爱尔兰以外地区的任何销售利润缴税。另一方面,美国也不会对苹果的这些子公司征税,因为它们是在爱尔兰注册的。

今年8月,欧盟裁定,爱尔兰与苹果私下签订协议,违反了欧盟法律。欧盟要求爱尔兰向苹果追缴从2003年至2014年的税款,算上利息后达到创纪录的130亿欧元(约合139亿美元)。欧盟委员会举例称,2011年,苹果爱尔兰子公司“苹果销售国际”(Apple Sales International)从美国以外的地区中获得了大约160亿欧元销售利润,但是只有5000万欧元需要在爱尔兰上税,另外159.5亿欧元则不需要纳税。

尽管欧盟表示,他们的宗旨是“确保企业在欧洲得到平等待遇”,但是苹果则坚称欧盟委员会有选择性地针对该公司。苹果在12月8日发表声明称,欧盟的这个裁决“让规则倒退,藐视爱尔兰几十年的法律”,欧盟的调查人员也不懂得欧盟税收制度和美国税收制度的差别。

苹果称,其爱尔兰子公司向母公司支付授权费,获得其产品的知识产权使用权。爱尔兰子公司并不拥有这些知识产权,所以不需在爱尔兰为之纳税。但是,如果苹果爱尔兰子公司把这些利润转移回美国,就需要在美国缴税。“这个案子跟苹果缴多少税无关,而是跟我们在哪里缴税有关。”苹果称,“我们赚的每一分钱都缴了税。”

爱尔兰已在11月9日就欧盟委员会的裁决向位于卢森堡的欧盟普通法院提起上诉,认为爱尔兰并未给予苹果特殊待遇。爱尔兰财务部长迈克尔·努南(Michael Noonan)曾表示,他“十分不赞同”欧盟的裁决,而且爱尔兰严格遵守税收法规。爱尔兰政府则表示,爱尔兰没有权力向非当地公司的海外利润征税。

努南在欧盟作出裁决之后表示:“看看iPhone后面印的小字,上面说这款产品是在加州设计,中国生产的。这意味着这款产品所带来的任何利润都不是在爱尔兰产生的,因此,我看不到爱尔兰征税的理由。”

欧盟预计将在几周后公布Maxforce团队的调查细节。与此同时,苹果很可能会在欧盟法院提起上诉。尽管苹果必须在数周内缴纳税款,但是这些资金将由第三方保管,这个案件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得到解决。

为了采写本报道,记者采访了数十名欧盟、爱尔兰和苹果官员。由于税务问题的敏感性,他们大多数不愿意被录音。Maxforce团队代表拒绝安排Lienemeyer接受采访。爱尔兰收入委员会办公室(相当于中国国家税务总局)称不能对具体的某一家公司发表评论。

Lienemeyer在2013年春末接到命令,要求他组队调查欧盟国家的税收政策是否存在偏袒某些公司的问题。为正确某一家公司而对其直接进行补贴或者提供税收优惠在欧盟是违法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某些国家的政府向企业提供援助。Lienemeyer招到第一名队员是斯洛伐克人海伦娜·马利科娃(Helena Malikova)。这名瑞信前员工指导对苹果的调查。他很快又招到了曾在毕马威工作的波兰金融分析师卡米拉·考基尔(Kamila Kaukiel)和前荷兰政府税收政策顾问萨斯基亚·亨德里克斯(Saskia Hendriks)。

在这四名最初的成员着手调查的时候,美国参议院也开始调查美国跨国公司的税收政策。美国参议院的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Permanent Subcommittee on Investigations)称,苹果将数百亿美元的利润转移到位于爱尔兰的无国籍子公司,以享受低于2%的税率。

2013年5月21日早上9:30,美国参议员聚集在德克森办公大楼(Dirksen Office Building)106室参加听证会。当天出示的证据包括一封爱尔兰税务部门官员汤姆·康纳(Tom Connor) 写给苹果税收顾问安永公司的信件。康纳向安永提出一个问题:苹果的一家子公司没有提交纳税申报表,这家公司还在运营吗?两天之后,安永回复信件说,这家公司属于非当地控股公司,不产生真正的销售额。安永的信件写道:“从公司税收的角度来说,没有什么可以申报。”

在会中,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人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指责苹果是“美国最大的逃税者。”民主党人卡尔·莱文(Carl Levin)说,苹果使用了“离岸避税策略来避税,就是这么简单。”关键是,莱文告诉与会者,根据美国法律,他们几乎不能采取任何行动强迫苹果缴纳更多税款。苹果CEO库克情绪激昂地为公司的政策辩护,告诉参议员们说“我们不搞避税花招”。

美国参议院揭露的内幕引起了Maxforce团队的注意。在美国参议院举行听证会三个星期之后,Lienemeyer的团队要求爱尔兰提供关于苹果税收安排的详细资料。爱尔兰税务部门很快派代表带来一公文包装订好的纸质资料。他们本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这些资料,但他们对向欧盟共享纳税人信息非常谨慎,而且还定下一条基本原则以避免泄密:绝对不能通过电子设备发送这类文件。

尽管爱尔兰政府仍在其公开声明中显露出乐观态度,称苹果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但背后却感到越来越紧张。据知情人士透露,2013年夏天,爱尔兰财政部多次向各政府部长保证,欧盟的调查不会有结果。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似乎没有先前那样有底气。苹果曾在不同的时期跟爱尔兰政府谈下税收条件,所以没有人记得几十年前的谈判的细节。

1980年——那时苹果三代台式电脑刚刚出来不久——刚刚成立四年的苹果在爱尔兰建立了多家子公司,每家公司都有不同的职能,比如,一家公司负责制造,另一家公司负责销售。根据爱尔兰在上世纪50年代为挽救濒于崩溃的战后经济而制定的法律,作为一家出口公司,苹果不需要为在爱尔兰制造而在海外销售的产品所带来的收入纳税。

为了遵守欧盟的规定,爱尔兰最终在1990年结束了零税率政策。在这之后,苹果与爱尔兰达成协议,同意按照一个复杂的公式为归属于一家爱尔兰子公司(前面汤姆·康纳信件中所提到的那家)的利润设定纳税金额上限。根据这一公式,苹果在1990年应纳税的利润金额在3000万美元至4000万美元之间。即便苹果开始在亚洲组装大部分产品后,这一方案仍旧没有改变。

在Maxforce团队开始调查爱尔兰和苹果之间的税务安排之后几个月,它们开始对此前的协议作出一些修改。2013年10月,财务部长努南宣布他将堵上漏洞,不让无国籍控股公司在爱尔兰运营。欧盟称,苹果在2015年改变了其爱尔兰子公司的公司结构。苹果表示,这样做是因为爱尔兰修订了法律。

2014年6月,在Maxforce加快对苹果的调查的同时,爱尔兰总理恩达·肯尼前往美国加州拉拢潜在投资者。在一次旨在宣传爱尔兰企业家的活动中,加州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俏皮地说,他一直以为苹果“是一家加州公司”,但根据纳税申报表,“苹果实际上是一家爱尔兰公司”。新闻视频片段显示,当时爱尔兰政府官员面无表情地看着加州州长拿苹果开玩笑。

随着Lienemeyer团队的调查一步步深入,苹果变得越来越担心。2016年1月,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会见了苹果CEO库克。她询问了苹果在全球多个司法管辖区的纳税情况。她向苹果高管表示:“必须得有人向你们征税。”

库克当时感谢维斯塔格“坦诚、富有建设性地交换了意见”,并重申,苹果的利润会延迟到转移回美国之后再上税。

在他们随后的信件来往中,双方的言辞越来越激烈。3月14日,库克在写给维斯塔格的信件中表示,他“担心调查的公平性”,欧盟委员会未能充分解释调查苹果的依据,且其处理事情的方式前后不一致,让人摸不着头脑。

苹果称,欧盟在2014年做出决定,承认苹果在爱尔兰的两家子公司为非当地公司,只需为来自爱尔兰的收入纳税,但后来又出尔发尔。库克在信中写道,欧盟委员会把苹果在美国之外的利润都算到其位于爱尔兰的两家子公司身上,似乎决意要苹果追缴巨额税款。

一名欧盟发言人在12月15日的一份声明中称,“不存在前后不一致的情况。”这两家爱尔兰子公司只为一小部分的利润缴税。“因此,(爱尔兰和苹果达成的)这些税收协议让苹果比其他公司少缴纳很多税款,违反了欧盟禁止国家援助的法规。”

库克数次恳求,最后也没有动摇维斯塔格的决心。她在8月份打电话给爱尔兰财政部长迈克尔·努南,告诉他Maxforce团队的调查结果。维斯塔格表示,欧盟委员会将作出不利于爱尔兰的裁决。8月29日下午,爱尔兰官员开始向记者暗示,苹果的补缴税款可能达到数十亿美元。次日中午,维斯塔格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欧盟委员会要求苹果补缴130亿欧元税款。

尽管130亿欧元相当于爱尔兰2015年国家预算的26%,但爱尔兰政府似乎不愿意接受这笔意外之财,称欧盟的裁决存在错误,爱尔兰根本没有给予苹果任何特殊待遇。

欧盟的裁决甚至引起了一场政治危机。恩达·肯尼的少数派政府中的一些左派成员认为,苹果是全球最有钱的公司,付得起这笔税款,这属于爱尔兰纳税人的意外所得,不要白不要。即使在努南在多家电视台露面,称爱尔兰将就此裁决提起上诉,一些独立议员仍要求政府收下这笔钱。

由于担心民众的不满会导致政府下台,肯尼和努南最终向民众的要求低头,同意修订该国的企业所得税制度。不过,他们仍表示会上诉。今年9月7日,爱尔兰议会高票通过上诉决议。

Maxforce团队以及其他欧盟办公室的官员称,他们已经收集了大约300家公司的税务信息,正在查找哪些公司获得了欧洲各国政府的优惠待遇。(编译/翼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