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校园资讯 > 每周之星

生活,在别处

发布:2015-05-23 23:55:38  来源:长安大学先锋家园  点击:17次  字号:T|T

这世上没有一条路能让所有人幸福,更没有哪条路天生就是为谁准备的。每走一条路,就一定有许多其他的路要走,而许多路永远也不会有人去走。这并不取决于选择了某条路,而是选择做一个怎样的自己。路,有路的风景,人,也应当有人的光景。

——题记

绿柳轻拂着白色的廊干,暮春的太阳逐渐西斜,落日的余晖一点点地散在水面上,镀上一层淡金色的光芒。坐在修远湖边长长的廊沿上,我打量着眼前沉稳安静的“长跑男神”,又回想起他赛场上稳健淡定的身影。

5000米、3000米长跑冠军,3000米长跑校记录创造者,4x100米、4x400米项目的队伍核心,在本届校运会中,他成绩斐然,甚至在5000米长跑项目中将第二名甩开整整一圈,他便是机械学院大三国防生刘强,也是我们此次的采访对象。

罕见的不是天赋,而是甘愿跟随天赋,尝尽人间甘苦的勇气

刘强从初中开始跑步,到现在至少有八年的跑龄。运动场上时常有他矫健的身姿,赛道上总是有他拼搏的背影。回想初中刚刚开跑的自己,他说:“刚开始当然也是有虚荣心的,发现自己比别人跑得快一些,就觉得挺开心的”。对他而言,跑步是一剂快乐的催化剂,让他发现并发掘了自己不同于他人的天赋,也让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快乐。

然而,罕见的不是天赋,而是甘愿跟随天赋的勇气。刘强进入大学、转为国防生之后,每天机械般重复着枯燥单调的训练,他时常觉得无聊和空虚。但是这也让他更清醒、更深刻地认识到大学生活应当是丰富而繁盛的,不能玩物丧志,碌碌无为。于是,当已经大二的他看到校田径队纳新的宣传时,一个念头飘飘忽忽、探头探脑、似有若无地浮上心头,他留心记下了老师的联系方式,并随后自己报了名。如刘强所想的那般,他顺利地加入了校田径队成为其中一员,从此开始了和队友们一起奔跑的日子。讲到这里,他有些遗憾地告诉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大一时没有看到田径队的纳新宣传。

刘强没怎么跟我们提及田径队的各种训练,但从他的话里,我们不难窥见其训练强度之大,也知道了他何以能在5000米长跑项目中甩了第二名整整一圈。他告诉我们,其实这次比赛自己发挥得不如平日训练的水平,跑到第四圈就岔了气。但是过程并没有多少压力,结果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悬念,因为他与别人所付出的其实不可同日而语。“比如说,就脱了鞋子来看吧,我的脚已经变形了,五个指甲中三个都成了黑色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总是这么个理儿。”怎样的训练会让指甲都变黑,多久的训练又能让双脚都变了形?我们难以想象,但却清楚了成功从来就没有捷径,只看你有没有敢于尝尽甘苦的勇气。

长路且行且远,心中有单纯而有力的意愿

跑步给了刘强荣耀和快乐,让他的生活得有滋味、有意义,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跑步更是一种自我愉悦和自我享受。当我们问及他在赛场上奔驰冲刺的感受时,他说,并不是所谓的专注于终点,鼓足劲儿向前冲;也不是顶着后面的选手即将追上来的压力,不甘落于下风,他只是,单纯地在跑步而已。他享受这个过程中放空自己的感觉,仿佛可以忘记人世间的一切琐事,只有自己,只有解脱和自由。这已是专心的极致。

也许每个人都有过这么一个过程,在某一个时间段里,心里像被扫过了似的,干净到忘记自己刚刚在做什么,即将会如何亦不需要自知。这个时候,只专注于自己脚下,一下一下地数着自己迈出的步子。就像刘强印象颇深的一次夜跑,当时已是凌晨,他一个人慢慢的跑在夜色笼罩下的大街上。眼中所见的是空旷的街道和洒着橘色柔光的街灯,耳中所闻的是自己轻快的脚步声和偶尔的汽车鸣笛声。黑夜给了他一种莫名的阒静和安抚,独自在微冷的空气中走一段长长的夜路,寂静的四周是最体己的陪伴。“很多摆夜摊的小贩看到我在深夜里跑步都很惊讶”,他笑着说,“虽然已经是凌晨,路人很少,但是并不觉得害怕”。意愿与勇气犹如浩瀚星光映照在海面之上,让拥有它们的人无论身在何方,都能看到发自内心的光。

三毛说,流浪是她的第一颗星,那么于刘强而言,跑步便是他的第一颗星。初中为快乐而奔跑,田径队里与伙伴们奔跑,静夜里独自一人慢跑,长路且行且远,但他始终愿意在路上。他说:“生命本就这样,看你选择征服还是被征服。”“如果有机会你愿意像《阿甘正传》中的阿甘一样吗,一直奔跑,饿了就吃,困了就睡,然后再继续跑下去?”他笑着说,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一定会的,因为奔跑可以让他感受到,生命在呼吸。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刘强告诉我们,他平日里的爱好是骑着自行车四处转转,有时候三五结队和朋友们一起,有时候自己独自一人潇洒上路。大学三年,他几乎骑着车踏遍了整个西安,有时候甚至日行几百公里 ,虽然筋疲力尽,但总是尽兴而归。“我之前一个人骑车去了秦岭的分水岭,大概早上七点出发的,那一天骑了有200多公里,下午点名之前就回来了。”他就这样把自己的足记印在了很多地方。

比起其他体育运动,跑步是比较无趣乏味的。而刘强说他喜欢跑步,喜欢奔跑时那种与人擦肩而过的感觉。一刹那的错肩,却是两个不相识的灵魂的短暂相遇,尽管两人都没有任何言语和多余动作,都只是在跑步。我惊异于这个沉默寡言的大男孩有如此文艺的想法,也由此明了了他喜欢骑行的原因之一:在这个过程中,他能够遇到一些人,旅行的迷人之处也正在于此。

“有时候骑行的路程那么远,不觉得太累太辛苦了么?”“你可以去很多想去的地方,见到很多不认识的人,可能会听到有意思的故事,这不是挺好的么?”好像一切新奇的、陌生的东西都能让他兴致盎然。有时无法当天返校,他便就地搭帐篷露营,“在帐篷里过夜就可以了”,他说得风轻云淡,好像哪里都可以是家。一心一意做自己想做的事,走自己没有走过的路,即使历尽波折和艰辛,也终是无可替代的人生经历,没有什么完美不完美。这就是刘强。

人生本就是一场旅行,每个人都在千年的光阴里流浪。童年的天真烂漫,少年的反抗莽撞,成年的甘苦杂糅,如岁月的不可回返。我们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期待路上未知的美景,却少了一腔说走就走的孤勇,在当下的生活里停滞不前。于是,心在路上,人在原地。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既如此,那就像刘强一样自由的奔跑吧。生活,在路上;生活,在别处。

供稿:团学新闻中心 张莉苹 宋晓晔 林兴鹏

责编:秦若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