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校园资讯 > 每周之星

随心而动,率性而为 -----采访校报记者团团长程忠孝

发布:2015-04-26 20:15:29  来源:长安大学先锋家园  点击:12次  字号:T|T

穿过一条昏暗幽静的走廊,校报记者团古朴的办公室就呈现在我们眼前,简单的几张木质办公桌,随性的摆放在墙边,桌上散落着一些纸质资料,另有两个老旧的木柜和一个铁质书架,静立在旁,无言的诉说着岁月如梭,地面上还堆放着很多往期的报纸,对校报记者团团长程忠孝的采访就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午后开始了。

校青马班最佳辩手,校报记者团团长,院新闻班班长,做过外院辩论赛评委,校、院各类晚会的主持人,程忠孝这些闪光的头衔和经历,让我们不由先入为主的把程忠孝想象成一个谈吐严谨、文绉绉、略带官腔的上位者。然而,在一番交谈后却发现并不是这样,让我感受最深的便是他的随性。

尽己所能,做到最好

“其实我没什么成就,甚至听说要被采访时,心里还蛮怵的,因为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被写的。”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随性而率真。大一时程忠孝作为文传学院新闻班的班长,还同时加入了校报记者团、校大艺团和院彩虹驿站。在班级事务上,他策划并组织多次班团活动,还与班级同学到敬老院、孤儿院等地献爱心,同孤寡老人、孤儿们面对面交流,给予他们帮助,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感受他们的心声。在组织活动方面,他主动承担并完成了校报记者团的稿件任务,并且凭借自身特长,在大一时就给大艺团主持部的同仁们上课。他总是尽己所能,做到最好。大二时,程忠孝慢慢的将工作重心转移至校报记者团上。继续锻炼写稿件的水平,平时向大四、大三学长学姐学习,如何将稿件写的出彩,与大二的同事相互探讨新问题,并从大一新干事的问题着手,自我反思。他也并没有忘记一个班长该尽的义务,与全班同学一起参与了由校团学新闻中心主办的第五届班级主页、动态相册、手机视频大赛,获得一等奖的好名次,将班级成员凝聚在一起,集聚个体的力量,释放集体的能量。他尽己之能,做到了最好。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喜欢努力、认真的奋斗人。

知者知之,随心随性,苦亦乐之,乐亦足之

程忠孝虽加入了不少组织,最终却留在了校报。“我觉得这里的氛围更适合我,随性,自然。”他如是说。程忠孝还告诉我们,其实做校报记者团的团长也算是偶然。起先大家都建议他去试一下,但他觉得自己吊儿郎当,不太可能。一番思考后,又觉得这个工作跟自己的专业有较大关系;而且呆了两年后,记者团让他觉得温馨、自由、人文化,没有严格的上下级关系,没有严肃郑重的正装,没有做不完的PPT工作汇报,有的是轻松自由、随性活泼的气氛和相处和睦的伙伴;再者,他觉得这是一份值得发展、可发展、他也有能力去发展的报纸,也希望为这份报纸添砖加瓦。最终,他参与竞选并成功当选新一任的校报记者团团长。被问及他当选的优势时,程忠孝只字不提自己对校报的贡献,因为每个人的贡献大家都有目共睹。他觉得他的不同在于,在于他有所展望,在这个“纸媒已死”的论断大行其道的时代,有想要把纸媒继续做下去的希望。他觉得有所展望是很重要的。

在谈起兴趣爱好时,他说自己最喜欢看视频,各种各样的视频,电影、电视、新闻等皆有涉猎,因为广泛的搜索,可以开拓自己的眼界,提高自身的修养,还能为今后的写稿工作提供更丰富的素材。他说自己还喜欢玩,在做一些事之前,他会先考虑符不符合他的兴趣、好不好玩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做。他还喜欢DJ,甚至曾经一度想在毕业后从事着方面的工作,但这个冲动的想法在一次在电台实习后夭折了,他发现自己并不是很喜欢这一行业严谨的氛围,。辩论赛上犀利严谨的程忠孝,在生活中其实也很随性。他不喜欢规划,甚至外出旅游也只会买出程和返程的票,而这中间的部分都是随遇,“可能碰到一个喜欢的地方就一直呆在那儿直到厌倦”,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跟我们说,就在哪儿呆着做自己喜欢的,不服从于现实,只做自己。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喜欢自由、有希望的性情人。

不疾不徐,淡然处之,悠哉悠哉,随遇而安

程忠孝说,他是一个“忽快忽慢的人,大多数时候是慢着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爱拖延。如果一件事有一月之期去完成,他会在最后五天才着手去做,但这之前的二十五天,他会在心里慢慢构建,也就是说他开始着手时,整个计划都已经丰满,而此时的他也已经胸有成竹了。他从不着急,因为他知道最终能解决的事儿都不是事儿,着急并无用处。一切都会在合适的时候合适地到达,不妨扬眉淡笑,心境从容,随遇而安。“这应当是一种态度”,他如是说。他是一个“不给自己找麻烦的人”,他从不会给自己揽差事,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不去强求名誉和利益,不使自己为难,给自己足够的空间选择自己想做的,选择自己能做的,做一切自己认为对的,这更是一种智慧。

在得知程忠孝是处女座时,我们半开玩笑地问他是不是完美主义,他很认真地告诉我们,不会苛求完美,因为没有什么是真正完美无缺的,不过经手的事都会尽自己所能做到让自己满意,有时这种满意也许并不能得到大家的认同,但一定是自己认为最好的。如果自己满意的东西如果被要求修改他会很不乐意,因为他认为一旦被改过就相当于被灌入了别人的思想,不算是他自己的了。其实,与文字打交道的人,都应当有这样一份执著性情。

如我们所见,程忠孝的很多成绩似乎都是理所当然般的纷至沓来。当我们问到他是否有一直苦苦努力追寻的目标时,他说自己并非励志的人,从不苛求完美,甚至不能够理解励志派,“如果一个人在刚进一个组织时就决定要进主席团,要当主席;在学期始就说要考多少分,上多少节自习,那实在是太不好玩了,我觉得好玩才是最重要的。”这是他的人生独白,亦是他的真实写照,只做好玩的。在被问到校报记者团带给了他什么时,出乎我们意料地,程忠孝对自己各方面能力的提升、友谊的获得悉数不提,他说这只是让他在比较闲散的大学生活里找到了可以做的事。作为干事,他有任务去做,后来作为团长,他有团员间的各种关系去协调。这让他充实而丰富。他从不注重名利,却是在认认真真地享受着生活、感受着生命。他时常会跟大一的新人们说,一定要选自己喜欢的组织留下来,不要这么早就去考虑那些关于利益、关于权利、关于欲望的事儿,因为人一旦被利益和欲望遮蔽就再也回不到天真本心。人们汲汲以求,想要得到成功的方程式,殊不知,其实很多东西不过是水到渠成,可是被利益和欲望迷住的双眼又怎么会明白,他们只能屈服在利益和欲望的脚下,再也找不回随心、随性、随行的足迹。

这就是程忠孝,但还不是全部的他。他随心、随性、随行、随遇而安的活着,但也认真、努力的奋斗着。生活本就这样,你若投之以桃,它必报之以李,一切不过水到渠成。

供稿:团学新闻中心 张莉萍 宋晓晔 穆童欣 林兴鹏

责编:秦若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