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校园资讯 > 每周之星

一个人的朝圣路

发布:2015-09-25 21:16:55  来源:长安大学先锋家园  点击:11次  字号:T|T

世上有多少个朝圣者,就有多少条朝圣路。每一条朝圣路都是每一个朝圣者自己走出来的,不必相同,也不可能相同。人正是为自己播洒的热情默默追逐着,只要的确走在自己的朝圣路上,就不曾孤独。

——题记

从宿舍到长安文化艺术中心的路,楼汝森在大学时光里走过了无数次,他熟知这栋楼里大多数办公室的位置,甚至记得一些办公室里的具体布置,他也跟我们一样,习惯把这里称呼为“大活”。因为这里是他接受组织河流淘洗、不断沉淀的地方。从大一初入大学校门的懵懂干事,到大二能够独当一面的部长,再到大三对各项实务驾轻就熟的社联副主席、院团委副书记,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完成了自己从跌跌撞撞到自然游弋的蜕变。而如今,已经大四卸任的他,在谈起这里时,脸上的神色认真如孩童。

楼汝森这次讲述给我们的,是一个与圆满有关的故事,虽然准确地来说,这些零碎的经历和感想并不能够称之为故事。他活跃于校级和院级组织,身体力行,贡献突出;他参加大型商业竞赛并取得了不错的名次;他爱好广泛,旅游、读书、运动、看片,一个不落。这就是经管学院2012级学生楼汝森的大学生活,丰富多彩几近圆满。

#FormatStrongID_1#

半个城市还在昏睡的清晨里,楼汝森就开始了自己的一天,比别人多赚的若干时辰,让他可以把更多的内容填进生活里。这是他大二那年辗转于学院团委、社联、数学建模大赛以及“宝洁”公司组织的商业竞赛之间的难忘经历。组织里的各项工作的压力、学习的压力以及参加竞赛的压力,时时袭击着他,在那最紧张的两个星期里,每天的平均睡眠时间不到五个小时,他甚至两天一夜不眠不休。楼汝森风轻云淡地把这件事讲给我们,双眼因为忆及当时牵动了情绪而熠熠闪光。那是他大学以来最难忘的时光,那一段日子也在日后的困境中给了他不断挑战自己的动力。楼汝森坦言,当比赛结束,手头的工作也完成之后,他回到宿舍从当天下午一直酣畅淋漓地睡到了第二天下午三点。他说,很多时候,不逼自己一把,不去放手一搏,就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极限。

而谈及工作时,楼汝森特地强调了榜样的力量,那些亦师亦友的前辈们的帮助和鼓励,让独身一人来到西安的他,依旧初心不改,准备着实现自己心中那个总在燃烧着的故事。

三年的组织生活,锻炼了他的能力,也磨砺了他的性情。“少抱怨少吐槽,多做实事磨练自己。”这是楼汝森对自己在组织中所学而作的总结。生活不会总是一帆风顺,有时会因为周围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有时会因为形形色色的困难停止前进的脚步。少一点抱怨和吐槽,少一点不满和赌气,学会静心梳理,学会设法克服。只有困难挫折才能磨练自己,只有自身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正如《辩护人》里所说:“多埋怨几次,世道并不会改变,通过示威来改变世界,简直做梦。对坚硬的现实,要变得更优秀,要跨过去,而不是以卵击石,碎在这里。”

年轻不应平凡

楼汝森温和而健谈,随着话题不断深入,采访更像是一次敞开心扉的聊天般亲切自然,每当思及过往有趣事,他就会笑着与我们分享。他鼓励我们要有热情,敏锐地跟随自己的心安排生活。楼汝森自己就是这样随性而动,做自己想做的事。无论是转到自己喜欢的专业,或是继续留在组织中,又或是参加“宝洁”的比赛,他始终是跟随兴趣,完成了自己期许的生活。他说,不经意间带来的改变是显著而有效的。

在说到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时,楼汝森冥思半晌,“独一无二吧。对于一个人的定位与评价的标准太过宽泛,我还不能够立即找到几个可以概括自己的词。”他狡黠地笑道,“因为姓氏特殊,我的名字独一无二,百度搜索的结果也只有关于我的消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每一个生命个体都是独一无二的,我自然也不例外。”他对生命、对世界有一种近乎虔诚的感情,相信生命虽无彩带环绕,但仍是一份礼物。热爱生命,所以想要活得精彩;热爱世界,所以要用黑色的眼睛去寻找光明。

人的一生,应该多做些事,多看些风景,不能只认识坐在树下乘凉的街坊邻居,也不能到老了还只走过家门前的两条街。因而谈及工作,已经大四的他说想要趁着年轻,闯一闯,拼一拼。楼汝森中学时期的座右铭是“年轻不应平凡”,而如今,经历了西北近四年的风雨的他,始终保持着对生活的热情,不曾忘记出发时的决心,也不曾忘记那些时节里的每一个鲜活的自己。他坚持要努力而认真地度过独一无二的人生,做不忘初心内心安静的自己。这就是独一无二到不肯向平凡低头的楼汝森。

独处亦清欢

楼汝森虽然经常活跃于组织工作中,喜欢与朋友们谈天说地,但他也会给自己留有独处的时间,静下心来思考当下的生活状态。一个外在的自己沉默了,内在的自己便开始说话,他在这样的时间里看清自己的需要,听到某些来自内心的声音,也在这样的时间里直视自己,和自己对话、碰撞、握手言欢。

大三那年的清明节放了三天假,楼汝森第一天同社联的朋友们出去玩,第二天同院里的同学聚会,第三天,自己去钟楼买回了几本书,在宿舍里静静地看书。他骨子里是个安静细腻的人,可以在人群中辗转自如、游刃有余,也能于孤身时独品清欢,在丰盈明朗的心中绽开大千世界。楼汝森说,独处的时候不需要太大的空间,也不需要有人作陪,可以思考,可以闲适,在能够由自己随意支配的时间里自得其乐,感觉到万物皆备于我。在独处时的狭小空间里,表面上貌似割断了自己与外界的联系,而从更深层次看来,是对本质上简洁丰富的内心的减负,让灵魂的事情汪洋恣肆。在这短暂却必要的独处时间里,他可以纵容自己小小的软弱,小小的疲惫,小小的懒惰,但这不是隐退逃避,而是为了让灵魂更好地释放,接近率真、质朴、丰富、原始的一面,在能够享受自由的休息日里,积攒再次面对生活、人事的力气。

叔本华说,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成为自己。于楼汝森而言亦是如此。独处是他自己的事情,与身外的东西无关,这些安静的细小的时光给了他更加清晰和直接的生活,让他内心充盈清洁,血液在阳光下慢慢地自由地沸腾起来。

亲和而自矜,随性却又有原则,对世界充满好奇,对生活有种近乎偏执的热爱。永远在行走朝圣状态的楼汝森,像一口无法一目了然的富矿,尽管人生长路漫漫,他的旅途注定不会孤独。

团学新闻中心  刘晓丹 刘泽宇 李刚 张莉苹 供稿

团学新闻中心          张莉苹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