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逸闲胡同 > 图书推荐

传奇的复仇故事——《基督山伯爵》(图文)

发布:2017-04-23 22:03:55  来源:  点击:13次  字号:T|T

《基督山伯爵》是通俗历史小说,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的代表作。故事讲述19世纪法国皇帝拿破仑“百日王朝”时期,法老号大副爱德蒙·唐泰斯受船长委托,为拿破仑党人送了一封信,遭到两个卑鄙小人和法官的陷害,被打入黑牢。狱友法利亚神甫向他传授各种知识,并在临终前把埋于基督山岛上的一批宝藏的秘密告诉了他。唐泰斯越狱后找到了宝藏,成为巨富,从此化名基督山伯爵(水手森巴),经过精心策划,报答了恩人,惩罚了仇人。充满传奇色彩,奇特新颖,引人入胜。

亚历山大·仲马(1802~1870年),又称大仲马,法国19世纪浪漫主义作家。大仲马信守共和政见,反对君主专政。先后参加了1830年“七月革命”、1848年推翻七月王朝革命、加里波第对那不勒斯王国的征战等活动。大仲马小说大都以真实的历史作背景,情节曲折生动,往往出人意料,有历史惊险小说之称。结构清晰明朗,语言生动有力,对话灵活机智等构成了大仲马小说的特色。大仲马也因而被后人美誉为“通俗小说之王”。

十九世纪一位名叫爱德蒙·唐泰斯的大副受到陷害后的悲惨遭遇以及日后以基督山伯爵身份成功复仇的故事。故事情节曲折生动,处处出人意料。急剧发展的故事情节,清晰明朗的完整结构,生动有力的语言,灵活机智的对话使其成为大仲马小说中的经典之作,具有浓郁的传奇色彩和很强的艺术魅力。共分四部。第一部写的是主人公狱中遭遇和越狱后的报恩行动。第二、三、四部,叙述主人公复仇的曲折经过。小说是以基督山扬善惩恶,报恩复仇为故事发展的中心线索的。出色地运用了“悬念”,“突发”,”发现”,“戏剧”等手法,在叙述上有较大的叙述密度和复杂的人物关系。

1842年大仲马在地中海游历时,对基督山岛产生了兴趣,打算以它为主题写一部小说。他在1838年出版的《关于路易十四以来巴黎警察局档案的回忆录》中,发现了一个《复仇的金刚钻》的故事,其内容是巴黎一个制鞋工人将要结婚时,被一个嫉妒他的朋友诬告而入狱七年,出狱后得到一个米兰教士的照顾,并在教士死后获得了一个秘密宝藏,然后他化装回到巴黎复仇,最后自己也被人杀死。大仲马仔细研究了这份资料,与人一起制订了写作计划,于1844年8月28日开始在法国巴黎的《议论报》上连载,到1846年1月25日结束,共136期。

基督山伯爵是一个人们非常喜欢的人物,他敢爱敢恨、非常的豪爽气派,也聪慧过人,由于饱经沧桑,他对任何事都格外的执着。基督山伯爵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完美的形象,他并不是凭空捏造,他蕴藏了部分作者的写照。《基督山伯爵》的浪漫主义特色还体现在人物的理想化上。尤其是对复仇阶段的爱德蒙的塑造,显示出了作者自己呼风唤雨,支配一切的梦想精心策划,心计重重,一步一步将自己的仇人逼向绝境。所有的人都成了他操作之下的玩偶。基督山伯爵简直成了上帝的化身。复仇是古典文学作品中常见的主题之一。复仇主题的意义何在 如果不是孤立地描写个人的复仇行动,而是把人物的复仇放到一定的社会背景中去描写,放到复杂的阶级斗争和社会矛盾中去表现,那么就能揭露社会生活的某些本质方面,使作品具有某种社会意义。基督山复仇的手段是诉之于金钱的威力。本来,资本主义世界,就是金钱的世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正确地描写金钱的作用,会给作品带来一定的价值,正像批判现实主义大师巴尔扎克在《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中所反映的那样大仲马虽然在小说中也生动地刻画了卡德罗斯,维尔福夫人等谋财害命的场面,但从整个小说的基本倾向来说,对金钱的关系不是揭露批判,而是赞赏歌颂,从而宣扬了有钱就能主宰一切,支配一切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