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逸闲胡同 > 畅游天下 > 西安攻略

遥望那不属于我的西安

发布:2017-04-15 09:00:11  来源:散文网  点击:0次  字号:T|T
 

遥望那不属于我的西安

                         ——— 作者:詠逺、不相離

 

越来越喜欢趴在阳台上看西下的残阳,不是因为这西下的斜阳有多么美丽,而是我想要看到那斜阳的余晖能否映照出你所在的城市,我一直在看,直到眼睛痛,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到,只看到落日的余晖。我不知道是否这余晖会映照在你绝美的容颜。即便会我依然看不到。我只能独自遥望我所看到的夕阳。我不知道,会不会在以后的每一天都会遥望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我怕看不到的时间太久,自己已经不能在等待,我怕每一天的残阳都会让我更加的思念,这思念让我习惯之后慢慢忘却。两年,或许在许多人眼里是短暂的。可是对于等待却是那么的漫长。我们谁也不会知道在这长久的等待中谁会悄悄的忘记谁。谁会慢慢的习惯了等待本身,而忘了等待的最开始的目的。

西安,我念念不忘的城市,曾经只是沉湎于他厚重而又温情的历史韵味,沉湎于它长久历史下背后的平静,沉湎于它古典与现代的精雅别致。而现在多了份牵挂,多了分思念,多了分等待。只是我依然不知道,西安,是否会是属于我的城市。

我知道没有你的西安,或许依然是我心中最为心向往之的地方,因为那里的历史让我迷恋,那里有三皇的传说,那里有五帝的足迹,那里更是儒学大兴的开始。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让儒学成为天下正统的学术,我知道或许这太过偏见,只是我更明白——存在即是道理。我不知道除了儒学还有哪家的学术可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能延续千年依然能让人求证本心,只是现在真正去细细品味的人太少了,一知半解之后,开始反驳儒学,自以为自己有多么高深的修养与能耐,却不知道只是个浅薄粗俗的小丑,任何彻底批判儒家学说的人都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可笑而又无知,否认儒学便是否认文明。

我知道我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被传承两千年的儒学所熏染,即便是曾经的我试图逃离那儒学映照在我身上的阴影,

只是在时间的流逝中我却越陷越深而已,原来儒家的意志早已融入到我的血液中。既然不能不能摆脱,那就只有溶于这儒林之中。

月照西边,除了那长久历史沉淀的迷醉,还应该有我思念的容颜,只是太过思念也会淡然,情到浓时情转薄,其实一开始也许我就太过执着,正如你所说:爱,放在心里淡淡相处!默默关怀!太执着会心痛,反而会疏远彼此的距离,把这执着放在心里,相信爱,相信未来。每天默默的思念,淡淡的关怀,或许这样会感觉幸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戏不是人生,人生也不是戏,如果一生人都在演戏,那么我的本心又在哪里?你可以把别人的人生当做一场戏,但绝对不能把自己的人生看成一场戏,那样你会感觉生命毫无精彩可言。你的人生你不是旁观者,从来都不是,也不可能是,如果你认为,自己只是旁观者,那你是在自欺欺人。我想说的只是在告诉自己,而不是在对其他人说。

还是西安,有时候走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会忽然把身边的人,车以及高高的楼房,突然之间变得模糊,好像除了自己其他的都不过是幻影,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不知道这时候我该继续向前走,还是停下来等一切重新真实。我知道一个人总会有时候把自己与整个世界分离。不熟悉我所向往的西安,也不想去看个通透,我所想的只是有你在身边,漫步在西安的街道上,身边时熙熙攘攘的人群,是川流不息的车辆,是从未停下脚步的时间,有你在身边,无论这世界真实也好,虚幻也好,我都不在乎。

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曾安心,你怕两年的等待,等来的只是你有你的方向,我有我的向往。我们只是缘来缘去终如水,来时空言去绝踪。我不是没有想过,也不是害怕去想,而是我一直都不会认输,我只知道我想念的是你,我爱的人是你,你爱的也是我,那么我便能面对整个世界。因为没有了你,我的世界就再也不会有精彩,没有了你的世界,只留下责任,对亲人,对自己的责任。

西安,有我所向往的历史沉淀,有我所向往的古老韵味,有我所知道的历史传奇,有儒家大兴的开始,更因为有一个你,只是我不知道这座城市会不会真正的属于我。

这篇文字写了好久,直到现在都不怎么满意,有些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写出来。不想让它没有结局,这样的结尾或许有些仓促。但是所要说的已经隐约的都表现了,这样也许最好,太完美的会不真实,太华丽会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