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逸闲胡同 > 畅游天下 > 西安攻略

西安这座城(二)

发布:2017-04-15 08:57:12  来源:散文网  点击:0次  字号:T|T

  西安这座城(二)

                                          ——作者:独钓寒江雪

 

我喜欢长安这个名字多于西安,除去长治久安这个意义之外,更多的是因为长安这个名字一听便让人有种想要驻足下来的悸动。这份悸动是在长安经历世事沧桑,繁华落寞之后并无怨言的淡定;是邂逅历史,感悟情怀的惊喜;是尊而不骄,贵而不傲的气息。这些骨子里的气质也正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同样的性情。

彼长安已去,名虽改,骨血依旧;今西安重塑,魂未消,肝胆长存。

回望长安古,旧貌并新颜

西安地处西北内陆地区关中平原上,在响应改革开放的优先发展沿海地带的新政策之后,曾经唯一能和北京竞争首都的西安就这样被遗忘了下来,看着落寞的长安城比起日新月异的沿海城市渐渐黯淡无光,有谁能想到在一千年前,这里可曾经是让无数人神往的世界之星,然而这一忘,就是20年。

30年前的西安,高楼大厦,难觅踪迹。登城墙,你可以清楚的看到遥相呼应的钟楼,大雁塔,和相隔近百里的终南山。巍威不可一视的钟楼和大雁塔,在那个时候是何等的孤高,长安城虽已不如当年之盛,但外表依旧保留着它身为皇城的荣耀——那便是遗留至今响当当是西安标志的几处古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西安在首都甄选中以一票之差落败于北京城,或许在一个甲子之前,住在这里的人们还在为这区区一票而感到可惜,但如今的西安人都在窃喜正是这一票之差拯救了整个古城。虽然明城墙曾几经遭遇几乎是灭顶之灾,弄得遍体伤痕,但好在这个门面我们最终还是保存了下来,成为了这耀世瞩目的一座废都的象征。我们庆幸,城墙还在,钟鼓楼还在,那些让我们骄傲的古迹都还在。而这也是对长安这座久负盛名的古都最大的敬意。

当千禧年的钟声敲响,新世纪在人们的欢呼声不紧不慢的走来,西安也在新千年的浪潮中开始了蜕变。如今的西安以旧貌并新颜的姿态重新启程,载着秦人的希望蒸蒸日上,让世界重新看到一个不可替代的长安。

金赤交相映,落叶满长安

春赏花,夏访山,秋叶飘,冬雪寒。

记得,曾经一路沿着灞河骑行,被这里五彩斑斓的叶子所吸引,不知是谁刻意搭配,又或是谁只是这么随意种植,竟然让这里的景色宛如世外,犹如画中,却又和这里的建筑相得益彰,天然自成,久不忍归。短短的几里路,我竟比平时花费多出一倍的时间来骑行。

叶不以形定,而以色分,秋天本来就是多彩的季节,秋的生机得需叶的光华而衬托。假如在西安,光秃秃的树干上,摇曳着似落将落枯木色的叶子,搭配着古城的青砖灰瓦,未免有些过于单调,就像马致远笔下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这种美是苍白的,让人惆怅的!更是,客耳那堪不忍闻,一片归心拟乱云呐!

在西安城墙和护城河之间的环城公园中,这里树高草茂,鸟语花香,城下花甲眷侣同迎朝阳之盛,城上青年情侣共赴夕阳之美。每过中秋之后,银杏叶开满整个皇城,一片一片,不零落,不繁琐,疏密正好,透下的树影星星点点,倾泻下来的光打到脸上温暖柔和。背着光看,银杏叶黄的至纯至美,透着光看,黄里泛着红,似有血色。当一阵微风扫下些许黄叶,捡拾几片做成书签,这是书与意的融合;泡一杯清茶,这是香与色的升华!而这一切,在西安这座城中,看起来是那么的舒服,那么的般配,那么的古香古色,那么的文艺清淡!

长安自古以诗为美,诗的美自然离不开景的妙,而在这深秋之中,宫城之外还飘落着那一抹让人避不开的残红!

枫叶一直以来都是诗人抒发愁苦悲秋心情的寄托,不知是红枫给诗人以这样的想象,还是诗人赋予了红枫这样的寓意!不管怎样,它的美不言而喻,不誉而言!而在盛产诗人的唐长安城中,枫树的种植似在迎合他们的喜好。黄叶丹枫这样的搭配,简直太有意境!一个黄如金,一个红似火,却在秋天这个本不算生机盎然的季节里硬生生开出一道风景线来!

当银杏叶铺散在整个林荫道,一对情侣携手缓缓走来,两棵树上的丹枫在风的吹拂下飘落在一起,形似手掌的它们恰巧叠在一起,似十指相扣,这种浪漫的气氛真是美醉了!

当然,除却环城公园,西安城中的以银杏叶和枫叶为景观的地方着实不少,有的宁静幽远,有的繁华灿灿,但不管是依旧还在树上,还是已经碾为尘土,这份美都是长安应该有的!

终南山上雪,长安街头白

每当听到北方某座城市已经开始落雪,心里就多了一份期许,西安的冬入的早,雪却来得迟!

一场雪的酝酿总要经过阴云反复的堆积,终于在一个再也挡不住它飘落的时候给这座城市一种安静素色的美!清晨一觉醒来,天明显比平时亮上许多,拉开窗帘,窗外的景致顿时让我毫无赖床之意,对雪我向来没有抵抗力,要是有我那群好友在场,我必然与他们玩儿的不亦乐乎,尽兴方归!而如今我只得静静伫立在窗前,欣赏着雪后更厚重更有历史气氛的长安城。

经过一个长夜的堆积,第二天清晨,整个西安笼罩在茫茫的白色冰晶花中,尤其是整座巍巍城墙,像穿了白色狐裘披风的老者,静静矗立在那里,看城下人来人往,车流不息,这样的年头已有六百多个啦!城墙自下而上呈阶梯型上升,雪自然也在砖墙凸出的地方停止降落,一层一层,古朴,庄严,霸气!

雪依旧在下,这样的情景仿佛是可以照见历史的,只是城还是这座城,人却早已换了一代又一代!这样的美只能在清晨人车稀少的时候欣赏到,片刻之后,这份宁静就被打破,再美的东西多了喧嚣总是少了点意境,而这份意境需要在更适合它的地方出现。

随着近些年西安市政府对灞河的综合治理和对浐灞生态区的建设,围绕灞河为主题的生态公园在其中下游就建了好几处,其中一处名为“灞柳风雪”的地方,是这几处景色中比较有特色的地方。岸边未结实的冰面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还未结冰的河中水流朝着下游缓缓流去,此时苍茫大地间只有这两种颜色,白与黑,像天然自成的一幅水墨画,画的两岸是经历,画的尽头是天地。

我站在岸边,向河流下游望去,这足下的土地是我深爱的地方,八水流经它的身体,是对这座城的护卫,河不断城不消。冰雪融化之后,等待的将是又一个花开之后的天府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