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逸闲胡同 > 影视快报 > 热门影评

香水(图文)

发布:2017-04-04 16:21:43  来源:  点击:0次  字号:T|T

 

《香水》改编自德国战后作家帕特里克•聚斯金德的同名畅销小说。主人公格雷诺耶是一个天生嗅觉特别灵敏的人,生命力顽强,往往天赋异禀的人总是多灾多难。他出生的时候,母亲因为“弃婴罪”被绞死,孤儿院的生活惨淡,却给他足够的空间去发掘自己的嗅觉。他闻各种气味,辨别各种气味,甚至用嗅觉去观察世界。

有异禀的人总是孤独的。电影里,他的话特别少,更多的是通过画外音的方式来表现。他在落寞的香水师家里调配香水,学到了萃取的方法。他开始萃取玻璃的气味,萃取猫身上的气味,锈铜的气味……他将猫放入蒸馏器皿里蒸馏,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也许在他心里,这不关残忍,不关道义,更不关别人的目光——他只在乎气味,一只猫,一只玻璃杯身上的气味。

还有少女的体香。

这是影片的关键。

他永远都是用鼻子走路。他跟随少女的体香不断地走,却在不经意间将少女杀死。他拼命地嗅,直到尸体变冷,香味消失。

——他想保存这种气味。

他离开了巴黎,去寻找萃取香味的方式。

他发现自己是一个没有气味的人。——什么气味都没有。——没有人味。

所以注定被隔绝,被疏远。

大凡没有某样东西,人类就会无可救药地喜欢这样东西。如貌丑者会比貌美者更喜欢美貌,瞎子会比明眼人更向往光明,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体香。

他将处女的尸体放进炉里蒸馏,在他眼里,那女子只不过是萃炼香精的鲜花一朵。金钱,权力,美貌,性都不是他所需要的,他所要的,是香味。

他的第一个师傅(或者叫老板)给他讲过一个故事:有人曾在古埃及挖掘过一个王后的坟墓,除了金光灿灿的珠宝之外,他们还发现了一瓶香水。打开香水瓶子,香味四溢。这瓶香水经过3000多年的时间考验,竟然方向依旧。当时,所有人都迷醉了。后来,香水专家们经过研究,终于研究出这香水里含有的11种成分,而这最后的一种,第12种,到现今都无人破译。

他问:那第12种香味到底是什么?

师傅说:这只是个传说。

这只是个传说,而他,却偏偏相信了这个传说。

这第十二种香味应该是女人的体香。

他开始杀人。

杀处女。然后将油脂涂满她们的身体,让油质在她们在身体冷却之前将体香吸收。

他杀了24个处女,终于调出他所想要的香味。

抓他的人赶到,他的脸上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一种纯真的孩子般的笑容,就像孩童完成了平生以来第一个泥沙城堡一般。

按正常逻辑,故事应该在这里结束了。杀人犯被抓获,最终将绳之以法。但电影(小说)并非如此。如果说这部电影有高潮的话,那么,这里就是高潮。是尾声,亦是高潮,接下来便是高潮未过,戛然而止,默无声息……

行刑那天,他打开香水(小说里叫“洛尔香水”,用的是他杀害的最后一个美丽少女的名字),往手背上滴了一滴,抓他行刑的士兵便奉他若女王,整个刑场的人一闻到那个气味,便疯狂了。我想,这是我目前看到的最奇特的场景。所有人包括教皇政客开始迷醉,开始亲吻,开始ML。所有人都将他看作神明。

“他不时地把手伸进口袋里,抓住装着他的香水的着他的香水的小玻璃瓶。瓶子几乎还是满的。对于在格拉斯的那场戏,他仅仅用了一滴。剩下来的足够迷惑全世界的人。如果他愿意,他在巴黎不仅可以使1万人,而且可以使10万人围着他欢呼发狂;他可以散步到凡尔赛去,让国王来闻他的脚;他可以写封香水信给教皇,宣布自己就是新的救世主;他可以在巴黎圣母院当着皇帝的面涂上圣油成为太上皇,甚至成为人间的上帝——若是他还可以作为上帝涂圣油的话……”

但肯定如他性格的人绝不会拿香水来换取这些荣耀。

上帝是什么,恶魔又是什么?一滴香水便能让这个世界疯狂。他还有什么不能做到的。

但是这些都不是他所想要的。他只追求香味。

只要有香味,便是他的全世界。

故事的结尾匪夷所思。他来到了他出生的那个小镇。十几年过去,这个小镇依然如故。街头臭气熏天(据说那时候的巴黎就是这样臭气熏天的,因为法国人体臭难闻,常年不洗澡,所以才有香水的发明),几个流浪汉散落街头。他缓缓地打开瓶盖,将整瓶香水倒上头顶,仿佛洗礼。所有闻到气味的人都发狂了。撕扯他,咬他,吃他身上的肉……第二天清晨,几个小孩捡走了他的衣服……影片到此结束。

看完电影,我已失去了道德感。我们有太多的东西不能用“道德”二字去衡量了。Lolita依旧美(《Lolita》),杀人也成为一种艺术(《杀手公司》),钢琴课上永远是师生爱和欲的主题(《钢琴教师》),电视剧《上海王》中小月桂忽然大义灭亲总让人浑身不自在——不需要“道德”这块板子的时候,用其他的尺度去衡量物事依旧很美。

那么格雷诺耶呢?当他专心萃取香精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一并原谅了他的残忍?忽而见到有人在BLOG里写关于这部电影的影评,最后的一句话是——“从来,追求理想的人就不会与世俗妥协”。我们原谅他,是因为心有多寄吧!

“那些崇高的追求是不受一时的伦理道德约束的,能够验证它的也就只有时间。就像是冰封的火苗,美得绝世独立,但是在冰天雪地为首的世界中得不到任何欣赏。这就证明它没有价值吗?不,等到世界需要火种那一天,它的出现会让所有人感到幸福。”

现在,只有时间了。